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神学教育>> 神学论文>> 文章列表

从《哥林多前书》看对待方言的原则

作者:唐卫民牧师   发布时间:2014-04-23 12:41:26   浏览次数:4401

 

 

从《哥林多前书》看

对待方言的原则

 

作者:唐卫民牧师

 

引言:

面对方言,不少教会为之困惑,有的教会禁止说方言,把说方言的人视为异端,逐出教会;有的教会鼓励说方言,让信徒追求方言,把说方言看成圣灵充满的标志,是属灵恩赐的象征。于是乎,在同一个基督徒群体中,信徒产生很大的压力,被迫在灵修中学习追求方言,甚至牵强附会,发出一些刺耳怪异的声音,有的口吐白沫如同中风,令信徒毛骨悚然,让非信徒望而却步。

一、《哥林多前书》的写作背景

《哥林多前书》是保罗第三次布道时所写(徒十九:1),写作的地点是在以弗所,根据《哥林多前书》十六章8节“但我仍旧住在以弗所,直等到五旬节”的记载,保罗写信时是居住在以弗所。[1]哥林多城位于希腊半岛南部的樽颈地带,连接半岛南北,兼有东西两面港口,是希腊南北交通要冲,商业十分发达。保罗写书的原因是革来氏的家人将哥林多教会的情形告诉了保罗,可能革来氏的家人作为该教会的信徒,目睹哥林多教会出现的各种现象表示无助和担忧,保罗得知他们中间有纷争(林前一:10-12),劝告他们不可分党,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受希腊文化覆盖,部分信徒偏激追求智慧与圣灵充满的外在证据,构成分党的原因之一。得知哥林多有人把恩赐和灵性挂钩,有了恩赐就无需领受灵粮,保罗劝诫他们要正确看待方言的恩赐,不要把说方言的恩赐看成高过一切其它恩赐。在信中保罗曾用反问的口吻,责备哥林多信徒以属世智慧为骄傲,自高自大(林前二:1-16,四:8-9)。

二、方言的定义和起源

1、方言的定义

方言希腊文γλώσσα(直译为舌头),或者 γένη γλωσσώνglossaislalo)意为不同种类的舌,亦作“用舌头发的声音”,它的正确翻译是“strange soundes(奇音)”,无论怎么翻译,它都说明是一种特别的声音。应该注意的是:在中文译本中,《使徒行传》第二章没有用“方言”这个词,却指明那是“别国的话”,这是比较正确的翻译。“别国的话”原文是eteraisglfssais,直译应该是“其他的舌音”,但也可以翻成“其他的言语。单凭这节经文不能确定它的涵义,但细看下文(6- 11)就可清楚知道:门徒所讲的是当时由各处而来的犹太人所惯用的“乡谈”,希腊文是dialXkt (dialect),那应该是人间听得懂的语言,未经后天学习,直接由圣灵赐下,是神超自然的能力,是向人说的;“林前十四:4-15提到用方言向神祷告,没有人明白发出的声音是什么意思,它透过圣灵的感动,把意思流向上帝。前者造就人,后者造就自己。

2、方言的起源

“方言”在圣经记载不多,在新约时代,仅在《使徒行传》及《哥林多前书》记述了方言现象和处理原则。《马可福音》十六章17节提及“新方言”这个词,但没有具体形容现象,更没有解释方言的含义。如:手能拿蛇,喝毒物不受害等,相信耶稣所说五件事是特殊环境下神同在的保障,是偶然发生于信徒的经历中,并不是每个信徒必须有的经历。

1)福音书中的“新方言”

马可福音十六章17节耶稣吩咐福音使命时提及“新方言”这个词,究竟是什么方言?不同的语种?或是人类没有说过的言语?并没有解释。此处是接续主耶稣的命令:“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 (可十六15),既然要向万民传福音,就必须会说他们的话。新约圣经中的“新”,一是指时间上的新;二是指性质或者品质上的新。该字若用在声音上,可指新的音色、音质。因此,这里的“新方言”,并不是指非人间的言语,而是指从来没有说过的方言,亦即“别国的话”。有学者认为新方言的“新”字,在原文是指性质上的新,故不能指五旬节时所说的“别国的话”,因为它们对听众并不是新的;但要知道,主所谓“新方言”这句话是对门徒说的;对他们而言,“别国的话”是他们从来没有认识过的,在语言的结构、音色、音调上,全是新的。

2)使徒行传中的“别国话”

主耶稣升天后的第一个五旬节,当时圣灵带着可见的形体显现,如同火焰的舌头分开落在各门徒的头上,众门徒都被圣灵充满。圣灵赐给他们特别的口才,他们就说起别国的话来(κα πλ σθησαν π ντε πνε ματο γ ου κα ρξαντο λαλε ν τ ραι γλ σσαι καθ τ πνε μα δ δου ποφθ γγεσθαι α το徒二:4 );这里“别国的话”至少有十五种是分布在当时罗马帝国不同地区的人所说的自然语言;这一能力是初期教会的特别需要,帮助早期基督教快速扩展。另外,使徒行传还有两段关于“方言”的记载(徒十:46,十九:6)。《使徒行传》十章是记述彼得被上帝差遣,首次向外邦人哥尼流传福音的经历。彼得在讲道的时候,圣灵降临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他们就说“方言”,称赞上帝的大作为(徒 十: 44- 46)。经文中清楚记载:彼得和众信徒能明白那些人所说的“方言”是“称赞上帝为大”,可见那是人间听得懂的话。彼得后来还特别为此事作见证说:“我一开讲,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正像当初降在我们身上一样。”(徒十一 : 15)。彼得在这里所说的“当初”,当然是指《使徒行传》第二章“五旬节”的经历,他们用“别国的话”,讲说上帝的大能。因此,不难看出,《使徒行传》第二章和第十章所提到的“方言”,都是人间言语,是“别国的话”。其中包含多种地方方言,不是同一样的“方言”(徒二: 5- 11 )

3)保罗书信中的“说方言”

在《哥林多前书》中至少二十多次提到方言问题(林前十二:10,28,30;十三1,8;十四:2,3,5,6,13,14,16,18,19,22,23,24,26,17,31)。当时虽然哥林多教会刚建立不久,但由于信徒来自不同的族类,又较富有,聚会时说方言引起很大争论,以致教会秩序混乱。提到“方言问题”,也是哥林多信徒争辩不休的问题。哥林多信徒大约可分为两派:一为方言派,他们注重方言,认为信徒应当说方言;一为禁止方言派,他们认为讲方言的人,自己听不出来、别人听不懂,影响正常聚会,除了给聚会带来纷扰外,其它一无是处,因此应当禁止。

A、“天使的话语”

有人认为“方言”是《哥林多前书》十三章1节所提及的“天使的话语”。基督徒能讲“天使的话语”当然是超级属灵伟人了,但细看这节经文的上下文,就发觉“方言”并不是天使的话语。保罗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林前十三: 1),这里用“并”字明显区别二者的概念,保罗一开头又用“若”字表明这是一种假设,没有说“方言”就是天使的话语。[2]再者,没有人可能会讲万种方言,这是文学上的夸张手法,“天使的话语”也是同类的用词。这句话主要的意思是说:一个人尽管很有口才,很会讲话,但没有爱,他所讲的话仍没有什么价值。

《哥林多前书》十三: 8- 10说:“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为什么保罗反复提到方言呢?因为哥林多教会太偏重这种恩赐了,圣灵根据工作需要赐下恩赐,所有恩赐可能因没有需要而停止。这“方言”若真是“天使的话语”,当我们朝见那完全者(上帝 )的时候,应该更多用这天上的言语,不可能停止。但圣经明说:“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可见这里所说的“方言”不是“天使的话语”。

B、“没有人听出来”(林前十四:2

这句话应该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因为假如是绝对的“没有人听出来”,下文却一再提出要把“方言”翻出来(表示有人可以听出来,看“林前十四:5, 13, 27-28节”),那就前后矛盾。所以,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那讲“方言”者知道他所讲的“方言”,不是他们教会常用的语言,他晓得绝大部份在场的人都听不懂他在讲什么(那是相对的“没有人听出来”),只因为出于圣灵的感动,他就用那种“别国的话”把上帝真理的奥秘见证出来。

C、“用方言祷告”

方言祷告是一种特别的个人经历,是私下秘密祷告,不是在会众中公开祷告;方言祷告连自己的悟性也听不懂,是自己的灵向神说话,把自己的内情向神述说,“灵祷”是圣灵引导到一个奥秘的层面,与“悟祷”截然不同,“悟祷”是思想在运作,“灵祷”是以神的心意为方向的祷告,不是凭自己的聪明和智慧就能说。保罗说“造就”自己,原文有“盖、建设”的意思,用方言祷告比较深入、更持久,更把自己的信仰建立得坚固。[3]在这里保罗没有贬低悟性,他接着说:“我要用灵祷告,也用悟性祷告”(林前十四:15)。这个灵既可解作人的灵,即发生的位置所在;也可解作圣灵,因为整个活动基本都是圣灵运行作为,人的灵与圣灵并非对立排斥的。用方言祷告和歌唱,其对象和内容都是美事,但美中不足是不能造就别人,就群体生活而言,则悟性祷告是唯一合适的祷告。

总之,圣经中所记载的“方言”,都是“别国的话”,是地方的方言,是乡谈。那些会讲“方言”的人,全是由于圣灵主动赐予特别的能力,是上帝为了达到特殊目的而行的神迹。不是人求来的,更不是学来的。今天若有人讲一些别人听不懂的奇异“方言”,声称那是“五旬节”的属灵经历,并且教导别人讲“方言”,这就明显不符合圣经的记载。所以,不要学别人讲“方言”。学到了,大概也不是真正的“方言”。若有人学了别人讲“方言”,并且是讲与别人同样的“方言”,无论经验多么真实,无论感觉多么美好,都需要深切反省,看看那是不是圣经所论的“方言”。

三、对待方言的原则

根据当时哥林多教会普遍追求说方言的情形,保罗既不否定任何形式的恩赐,也不否定方言的价值,但他很清楚地让他们知道他不鼓励说方言,而且对在公共场所说方言加上了许多限制和程序。圣灵给人的恩赐不是人挑选的(林前十二18),教会不强求每个信徒有同样的恩赐。[4]

1、不要追求说方言

保罗激励哥林多教会要追求爱,也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其中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讲道”,但并没有叫我们为求方言而祷告。相反地,保罗劝我们:“既是切慕属灵的恩赐,就当求多得造就教会的恩赐”(林前十四:1239-40)。使徒虽然没有禁止说方言,但他对盲目地说方言表示担忧(林前十四:23)。今日有一些信徒仍坚持人是否得救、是否属灵,必须以说方言来衡量,不然,他们就要举行“追求的聚会”,求圣灵充满,赐下说方言的恩赐。在追求方言聚会中,他们通常是不断地祷告、等候、寻求、呼喊和禁食,直到他们能说方言为止。这种为求方言而有的祷告会,不但不合圣经的原则,且是极端的危险。在他们的等候聚会中,有的信徒全体扑倒,因为他们说,保罗在耶稣向他显现时扑倒在地;他们有的会在地上打滚,因为他们说,当扫罗王被圣灵充满后,也曾露体躺卧在地上;有时他们也会在聚会中跳舞,因为他们说,大卫也曾在主的约柜前跳舞。应该注意到:当时神的灵感动扫罗并非是为造就他,乃是惩罚他;大卫的舞蹈是因心中喜乐,圣经根本没有说是因圣灵充满他。这种追求方式,通常会迫使那些理智不健全的趋于极端的情感化,叫理性与情感失去平衡。这样,喜乐就会变为疯狂,祷告会成为狂喊。况且,圣经提到“说方言”,没有说“喊方言”。因此,求圣灵充满是我们所追求的,羡慕作先知讲道,也是神藉保罗所吩咐的,可是追求说方言却没有明文记载。方言是圣灵所分赐的恩赐之一,我们没有权利拦阻圣灵的工作。

根据古教父各种文献,都很少提到方言。古教父革利免(Clement)、犹斯丁( Justin) 奥利金(Martyr Origen)、屈梭多模( Chrysostom)、爱任纽(Irenaeus)、奥古斯丁(Augustine),以及宗教改革家、神学家:马丁路德、加尔文、司布真等也没有说过方言。

2、“不要禁止说方言”(林前十四:39)

在哥林多教会中,说方言是比较普遍的,他们认为,这是有神特别同在的明证,但因他们过分地渲染和滥用,神藉保罗教导他们,应如何正确对待“方言”问题。他一方面要求他们羡慕“作先知讲道”胜于说方言;另一方面他教训他们“不要禁止说方言”。这是保罗总结性的结论,他鼓励作先知讲道,因为先知讲道能造就、安慰、劝勉人。五旬节后,在犹太基督徒中,虽然没有看见方言的普遍性,但这并不表示在犹太基督徒中没有方言的存在,因保罗曾说:“我说方言比你们众人还多”,保罗见证他有很多私祷时说方言的经验。那么,为什么除了《哥林多前书》外,在其他书信中从未有提到?很可能是:犹太的基督徒知道怎样在外表和实际上有次序地处理方言的事,以致方言在他们当中从未成为一个问题。例如:“方言”是在《哥林多前书》中唯一不容偏废地讨论的恩赐,但这并不表示其他没有讨论的恩赐就不存在了。例如保罗说:“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弗五:19),也可能和说方言有关。

在古代教会中,说方言盛行在孟他努派中。他们以是否说方言来断定圣灵是否喜悦此人,虽然该派在某些真理的层面有些离谱,他们在那时代称为信仰纯正者;在近代,他们中间较出色的,有色芬(法国南部)的加未撒尔派(公元16861707);有始于1713年之流行于法国、荷兰的杨森主义第二阶段;有瑞典的珥运派(公元18411854),以及近年来在“五旬节派”背景下的各种派别。由此来看,正常的方言是圣经上的真理,不仅在五旬节那日惊天动地过,也是外邦使徒保罗一生的经历,又是神在教会中所设立的恩赐之一,并且在教会历史中不住地表现,任何人不应禁止说方言。但同时,任何人也不应强逼他人说方言,避免人造方言,不荣耀神也不造就教会。

3、说方言要有翻译(林前十四:27-28

初期教会没有定下任何聚会的方式和程序,但对于聚会中若有人说方言,却定下了很具体的限制。保罗不但把数目定了“只好两个人,最多三个人”,而且也把说方言的秩序规定了“要轮流着说”、“也要一个人翻译出来”,不可同时都说,免得聚会引起混乱。说方言是一个人,翻译方言是另外一个人,不是说方言者本人(林前十二:10)。如果同被一位圣灵所感,应该在很有次序的情形下进行,而非在神志不清或在半疯狂的情况下说的。从实际情况来看,“灵恩派有说方言的很多,却看不到翻方言的”。[5]

“说方言”是圣灵的工作,且超乎理性的功能。方言的言辞对于人天然的耳朵而言,大都是不能了解的;既是不能了解,纵使说方言的自己能在灵中得造就,但对全教会就没有什么益处了。所以翻方言的需要是绝对的。翻方言的人也具有属灵的恩赐。他必须能理解方言的意义,且能以清楚、明晰的语言翻译出来,使听众可以领悟并得造就。假如聚会时没有翻译者在场,同时,说方言的又不能自行翻译,说方言的就应该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并不适合他说方言,他应该保持安静;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能为自己得造就而安安静静地藉方言和神交通,因为别人不知道他祷告的是什么,怎能同心说“阿们”呢?

4、说方言要有规矩

《哥林多前书》第十四章的总结性的劝告是:“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说明哥林多教会没有按着次序处理神的工作。说方言也应如此,必须按照次序而有所节制,圣灵九个果子中最后一个是节制(加五23),哥林多教会正缺乏这个果子,所以他们的聚会充满混乱,有的人以说方言为骄傲,炫耀自己,藐视别人。我们从这里再次看到圣灵的果子比圣灵赐的恩赐重要。既然启示我们:“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说方言的虽然不了解自己所说的,他却应该有能力管束自己所说的。根据这原则,在聚会中失态地喊叫、扑倒、跳跃、打滚,都应坚决被禁止。“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林前十四:33);出于圣灵的引导,不会出现聚会混乱现象。若有人无法管束自己,或无法停止他的方言行为,他的方言很可能就出现问题了,有的人甚至被撒旦所控制。神是一位做事有条不紊的神,无论是创造天地,或是日期满足差遣独生子降世,都是按他的层次和次序进行。

5、说方言要有爱心

人可以出于坏动机而做好事,但出于爱的好事却必须完全出于好的动机。保罗告诉哥林多教会,一切恩赐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必须是爱,因为神给教会的恩赐是为造就人,让人得益处,而真能造就人的乃是爱。否则,人有语言天才,说话非常动听,若没有爱就像“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成为噪音。一个人会讲道、有恩赐、知识全备、也大有信心,按说已经是完全人了,但保罗说若没有爱心就算不得什么。保罗甚至把爱的价值提到了最高峰“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林前十三:3)。当时哥林多教会很多人是拜过偶像的,有人为表现虔诚叫人焚烧,为偶像舍身。爱、作先知讲道、说方言这三样恩赐,在保罗看来是有次序的,第一要追求爱,第二是先知讲道,最后是说方言。为什么保罗如此排列呢?因为哥林多人太注重方言,忽略了爱和作先知讲道。说方言本来是一种特殊的祷告方式,旨在造就说方言的人,使之与神有畅通无阻的交通,如没有爱就会成为标榜个人,贬低他人的工具;没有爱,讲台会变为炮台,成为个人宣泄不满的平台,于是本来是造就人的恩赐,却成了攻击人的利器。“爱是最妙的道”,因为爱是一种个人生命的素质,注重个人本身的生命,比事奉中的工作更重要。当然,工作和爱心都要同时进行,因为工作是实践爱心的渠道。

6、说方言应合乎圣经

魔鬼名为撒但(字根意“敌对”参撒迦利亚书三:1),因为它一切所作所为无非是与神为敌。它不在乎一件事情的好坏,只在乎那件事情的目的是否反对神。若有一件人以为美的事,或一种它可盗用或冒名顶替的属灵名称,它会优先利用,因为这叫那些头脑简单的信徒更容易上当。所以凡是藉着方言所说而圣经所没有说的,或是方言所说和圣经相反的,都应制止。经上说:“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约一4:1)。约翰时代,有许多人透过不同的灵来教导、传道和说预言。现今时代也一样,我们必须试验每个人的说话。试验的方法是,拿他们所说的和圣经比较,他们所说的是否符合圣经。判断“灵是否出于神”的关键,就是看他们怎样谈论耶稣基督。凡承认耶稣基督的人都确实有神的灵在他里面,凡不承认耶稣基督的人,他的方言说得再多、再动人都是出于谬妄的灵,是假先知的说教。如果教导信徒说一些不连贯的音节来凑成“方言”,就成了人造“方言”、就成了谎言(提前四:1-2)。

结语:

保罗的经验是:“方言”是信徒生活中有价值的恩赐,但从“造就教会”的角度来看,不宜在公众聚会广泛应用;[6]哥林多教会以说方言为属灵的指标,过分追求个人感觉,高举方言的同时却失去了爱心,不顾群体的需要,心高气傲、存在排外的心态及藐视他人的眼光。这一种坚持和理念,毋庸置疑,忽略了身子多元化的必要性,以致百病丛生。这也是历世历代灵恩运动所常犯的毛病,我们宜切戒之;“惟有按圣灵所赐的口才”(徒二:4),才确实可靠,是圣灵充满自发的结果,它不是学来的现象,因此,不滥求,不妄求,不强求。正确看待说方言的恩赐,有助于我们对圣经真理的认识,有助于建立基督的教会。

 

(作者系中国基督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

 



[1] 《哥林多前书注解》,张永信著,宣道出版社出版,P25

[2] 《(新约书信)详解》,陈终道著,金灯台出版社,P165

[3] 《今日哥林多教会》,梁家麟著,天道书楼出版,P401

[4] 《哥林多前书研读指引》,陈济民著,大众神学丛书,P75

[5] 《哥林多前书研读指引》,陈济民著,大众神学丛书,P37

[6] 《圣经》启导本,中国基督教协会出版,P1648









请填写详细信息发表评论
评论名字: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验证字码: 验证码

 

Copyright ©2017    河南基督教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