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神学教育>> 神学论文>> 文章列表

自由之歌——试论保罗《加拉太书》中的自由观

作者:靳新元   发布时间:2013-09-05 09:54:59   浏览次数:4814

自由之歌

——试论保罗《加拉太书》中的自由观

 

靳新元

(本文系笔者2003年于金陵协和神学院申请学士学位论文)

 

【内容提要】:本文探讨的主要内容是保罗《加拉太书》中的自由观。首先,我从经文本身出发,对“自由”一词的三种词性做出原文词义分析,通过对名词的、形容词、动词的“自由”三种不同词性的分析,我们知道自由是在耶稣基督里的,从神的应许而来,不再作罪及律法的奴隶,并且用爱心服侍人,结出圣灵的果子。其次,通过保罗的自由观同《旧约圣经》的对比,可以看出保罗的自由观是《旧约圣经》的深化和发展,具体来说,是从政治意义的心灵释放的变化。第三,通过保罗的自由观与耶稣教训的比较,二者有联系并且强调从罪的捆绑中出来,获得心灵的自由。这种自由耶稣愿赐给每一个人(路4:19、加3:28)。最后,我对比了保罗的辨证自由观思想发源于保罗的思想。他们认为,自己虽是自由的,却甘心做众人的仆人(加5:13)。这种辨证的内涵就是信与行的结合。

 

【关键词】:新约神学  保罗神学  加拉太书  自由

 

一、前言

匈牙利著名的爱国诗人裴多非曾说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正如诗人所说,有人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付出很大努力,对自由的理解,每个人的看法也许不完全相同,但大致思路有两种:一种认为自由就是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另一种认为自由受真理的范围约束,行所当行,止所当止。我们认为基督教的自由观属与后者,不属于前者。确立正确的自由观,避免错误的自由观,对于正在进行神学思想建设的中国教会具有现实意义的。其实,早在近二千年前,使徒彼得已告诫教会的牧者,不要误用自由去辖制别人,他说:“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3)。整本《圣经》中关于自由的经文有很多,我愿以保罗的《加拉太书》为切入点,因为:“没有书卷像《加拉太书》一样,对人们的思想产生如此持久的印象,也没有书卷更象此书能够描绘西方世界的历史。《加拉太书》被誉为‘基督徒自由的大宪章’这是非常正确的。因它在基督里带来了上帝的恩典,使人能够脱离罪和律法的咒诅,过一个新的生活,不在捆绑中,而在上帝的大能中得着心灵真正的自由。”[1]

本文拟从保罗《加拉太书》中自由观的原文词义和圣经语境内容出发,进而在神学思想建设的今天更好地把握自由观这一神学命题,同时,也阐述保罗的自由观同《旧约圣经》、耶稣教训以及个别基督教神学家的联系,更深的明白保罗自由观的渊源及真正内涵,从而为处境中的中国教会宣讲和践信筑起一定的神学思考基础。

 

二、“自由”原文词义分析

自由观的探讨,离不开“自由”一词的原文解读。我愿忠实地本着作者本来意思来探讨《加拉太书》中的自由观。“自由”一词在《加拉太书》中原文分三种词性:名词“自由”(eleutheria)、形容词“自由的”(eleutheros)、动词“得自由、释放”(eleutheroou)。丰富的词性体现了“自由”一词含义的丰富,下面试从经文本身逐一解释。

1、作为名词的“自由”(eleutheria

在《加拉太书》中作为名词词性的“自由”(eleutheria)共有三处,分别记在《加》二章四节、五章一节及十三节。本书论及名词“自由”时,清楚指出其来源是耶稣基督,其内容是不再作罪及律法的奴仆;自由的伦理表现是用爱心服侍人,结出圣灵的果子,具体分析如下:

《加》二章四节记载:“因为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里的自由,要叫我们作奴仆。”这是本卷书首次记载“自由”一词,是作为名词出现的。从经文本身来看,“自由”的前置定语是“在基督耶稣里的”,这是自由的途径,换句话说,在耶稣基督里才有自由的彰显,恰是《加》本身的重点。

陈终道先生认为,在这节经文中,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在基督里的人不在再律法下做奴仆,不再受律法之字句与礼仪的束缚而享自由;其次是基督的福音使信徒在信仰上有个人自主的选择,不再盲从人的教训,乃是顺从圣灵的指教而享自由,就如提多虽然是保罗福音的儿子,保罗也不勉强他受割礼,(加2:3)。[2]此“自由”是在基督耶稣里的。在加拉太教会的处境中受到“假弟兄”的搅扰,巴克莱教授认为“假弟兄”即是犹化派基督徒,他们对自由破坏,勉强外邦人受割礼。对此,巴克莱教授有一段精辟的释义,可帮助理解此节经文,他说:“我们已经看见,有些人接受了基督教,不过仍然相信,上帝没有将这权利给外邦人;因此在他们成为基督徒之前,他们必须受割礼,而且接受整个犹太人的律法。这种犹太化的基督徒抓住提多,作为实验的案件。在这经文的背后,有剧烈的斗争;很可能教会领袖为教会的和好,要保罗在提多的事上让步。保罗站稳立场,坚如磐石。他知道让步的意思就是接受律法作奴仆,与在基督里的自由相违。”[3]

《加》五章一节记载“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辖制。”此处的名词“自由”(eleutheria)是基督释放我们的目的。本节所谈的自由,最明显的意思是不再受律法之轭束缚。“律法不是神的目的,它是神的手段,要引领我们到基督那里得自由,”[4]耶稣使我们得自由,不是以废掉律法为代价,而是有能力成全律法(太517),让我们得享基督里的自由、释放。

《加》五章十三节记载“弟兄们,你们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将你们的自由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总要用爱心互相服侍。”此节经文的自由观改变了论述的重点,从神学理论层面转到了基督徒的论理实践方面。保罗劝告信徒不要滥用自由,在下面的经文中,他略列了一些藐视自由却不是自由的放纵行径,诸如:奸淫、污秽、邪荡  荒宴等类情欲之事(加5:16-21)。

此处的自由是所有基督徒蒙召的目的。神召我们的目的,是给我们自由,这种自由是从恩典的福音所得,因为信道是从听道而来。(《罗》1017,听道是从基督的话而来。可见这节经文的自由是在基督里获致。个别信徒容易曲解福音所给自由之意,误以为不须受律法任何影响,可以任意妄为。这是一种误解,也是保罗所禁止的。这种自由从蒙召和福音而来,显然是真理范围中的自由,并不是摆脱律法的功用进入一种无序的生活。换言之,这种自由是弃绝情欲,用爱心服侍,不是以损害别人、侵害别人利益为代价的。

2、作为形容词“自由的(eleutheros)

在《加拉太书》中,作为形容词的“自由”共有六处,分别记载在三章二十八节、四章的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六、三十、三十一节。中文和和本《圣经》把(eleutheros)翻译为“自由的”。较能表达希腊文原意。

《加》三章二十八节记载:“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其中的“自主的(eleutheros)”和“自由的”(eleutheros)是一样的含义。经文本身告诉我们,作为形容词的自由同样是因耶稣基督而来,联系上文下理,我们知道获得自由的对象是“受是洗归入基督、披戴基督的人”(327);这种自由有一种效果就是“在基督里成为一,……照着应许承受产业”(加328-29)。“承受产业”赋予了自由之人新的盼望。

从以上“自由的”(eleutheros)形容词词义分析,我发现它的名词“自由”(eleutheroa)在含义上有连续性,即自由是活在基督里。

在接下来的五处形容词“自由”(eleutheros)记载中,保罗从夏甲和撒拉的预表谈起,明言两个妇人就是两约,一约为奴,一约自由(324-25),让我们先从文献本身来看一下自由的真正内涵:

“因为律法上记着,亚伯拉罕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使女生的,一个是自主之妇人生的。然而那使女所生的,是按着血气生的;那自主之妇人生的,是凭着应许生的。但那在上耶路撒冷是自主的,她是我们的母。然而上怎么说呢?是说:把使女和她儿子赶出去,因为使女的儿子不可与自主妇人的儿子一同承受产业’。弟兄们,这样看来,我们不是使女的儿女,乃是自主妇人的儿女了。”(4;22-23263030)

这段经文中五个“自主”在原文中和“自由的”是同一个含义。经文源引的自由在《创世纪》第十六章和二十一章,可见保罗的自由观深受旧约影响。通过夏甲和撒拉的预表,他认为使女夏甲按着血气生子为奴;作为自由的妇人撒拉凭应许生子,承受产业。保罗不但阐释了自由是从神的应许而来,而且反证了不自由之原因是按着血气行事(423)。自由的原因是“凭应许”,即在神的旨意中是自由的,在神的心意是释放的,然而凭着血气行事而生的使女之子不是自主的,而是生子为奴,意思囿由于律法(西奈之约)的束缚。罗伯逊(Robertson)原文释经中有表格,通过二者比较容易明白“自由的”真正内涵,列表如下:[5]

     

   

1、夏甲----使女

1、撒拉----自主之妇人

2、以实马利----按着肉体而生

2、以撒----凭着应许而生

3、西乃山之约

3、应许(信心)之约

4、地上的耶路撒冷----犹太教

4、天上的耶路撒冷----基督教会

5、它的儿女----律法主义者

5、她的儿女----基督徒

       

     

3、作为动词的“得自由、释放”(eleutheroou

在《加拉太书》中,“自由”作为动词和合本翻译为“释放”经文是“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的稳,不再被奴仆的轭辖制。”(加51

“释放(eileuthrousen,是动词‘使得自由’(eleutheroou)的不定过去式主动语态陈述语气,表明一个简单的动作在过去的时间定点完成。”[6]

面对来自犹太化派基督徒要用律法主义,像用动物颈上套索一般牢笼、绊加拉太信徒时,保罗提醒信众不要被他们的轭辖制,因为基督已经用自由释放了我们,从时态来看,这是基督已经完成的事实。

通过对《加拉太书》中“自由”一词的三方面词义分析,初步总结如下:

《加》中的自由是在基督耶稣里而言的,凭着神的应许而得到的恩典,这种恩典是承受丰富的基业;此自由在论理方面的表现是指不放纵私欲,而结出圣灵的果子,用爱心服是人(加5:13)。

 

三、保罗的自由观与《旧约圣经》

《加拉太书》中保罗的自由观不是凭空而来的,若追根求源,对自由观念将有更合理的思考。通过思考、对比,可以看出保罗的自由观同《旧约圣经》有着联系,而且可以说保罗的自由观是《旧约圣经》自由观的深化和发展。

从圣经内证来看:保罗曾在犹太著名经师(拉比)加玛列门下,按着严紧的律法受教(徒223),而且他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就律法说,是法利赛人”(腓35)。这些资料足以说明保罗对《旧约圣经》是熟悉的,而且受其影响颇深。《新约圣经》保罗书信中,他多次援引旧约内容来阐释信仰。比如他在阐发自由观时,通过夏甲和撒拉的预表,保罗认为承受应许的撒拉是自由的妇人。二妇人之间的事迹记载于《旧约·创世纪》第十六章和二十一章。

《旧约圣经》中最早提到“自由”一词,是在《出埃及记》中。“你若买希伯来人作奴仆,他必服事你六年;第七年他可以自由,白白的出去”(出212)。这种自由是在古代奴隶制背景下,释放奴隶,给他人身自由。《旧约圣经》中大多载有“自由”的经文都具有释放意义(比如:申151218;赛586;耶348-9)。

笔者认为,旧约中的自由观具有更大的政治意义,而心灵释放层面的意义较弱。“在《旧约》中,自由多指从奴隶制中解放出来,或从沉重的劳动中解放。在《赛》六十一章一节中记有主耶和华的灵在我的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叫我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此处释放是自由(Freedom)的名词形式),,这节经文中自由是指上帝要影响人类历史,把他的百姓从巴比伦解救出来的暗喻(metaphor)。[7]

从希伯来人民族史来看,更容易明白旧约的自由观。古代以色列人经历了埃及四百三十年为奴的日子(出1240);后又经历“公元前586年,南国犹大亡于新巴比伦,耶路撒冷城、所罗门圣殿被毁,国中的精华与上层人士被掳到巴比伦异邦,巴比伦囚掳时持续近半个世纪。公元前538年,波斯王古列兴起,释放犹大被掳的人归回巴列斯坦。公元前586-538年,这一段时间通称为被掳时期。”[8]

旧约让人看到饱经忧患的以色列人,渴望脱离为奴的生涯,更多的是盼望获得人身自由,不再受异民辖制。

在保罗的自由观中,他同样认为人身自由是很重要的,在他的书信《腓利门书》中有充分的体现。我认为保罗的这种思想发源于旧约中关于释奴的思想, 同时又和当时的奴隶奴隶制度处境有关。当时的奴隶制度下,奴隶是主人的私有财产,国家法律顾问保护奴隶主的利益。在这种种背景下,保罗遇到腓利门手下的一个奴隶阿尼西母,工作表现不好,得罪了主人跑了出来(门1118)。保罗写信给腓利门,希望他接纳阿尼西母。骆振芳教授认为,保罗的《腓利门书》表明在基督里主人和奴隶的关系应有所改变,奴隶不再是奴仆,而是“亲爱的兄弟(门16)。”[9]

保罗的自由观不承继了《旧约圣经》关于释奴、给予奴隶人身自由的政治意义,而且他赋予了自由以新的含义-----认为自由包括灵性意义上的自由,它连于基督,从律法主义辖制下走出来获得心灵的自由。我认为,同旧约相比,保罗的自由观体现了自由的双重意义:即身体及心灵的全人释放,这是对《旧约圣经》自由观的发展和深化。

从旧约到保罗的自由观之发展,说明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认识将更加丰富,这正是启示的渐进性。在1998年全国两会济南会议上,丁光训主教发言可解读保罗自由观思想发展的内在动因,“圣经中上帝的启示是渐进的,不是一次完成的,而人对上帝的启示认识也不是一次完成的,也是渐进的,逐步提高的。”[10]

 

四、保罗的自由观与耶稣教训

保罗的自由观思想源于旧约释奴思想,同时也同耶稣的教训有密切联系。

从圣经内证来看:保罗在《加拉太书》中有两处提到此书信的形成以及所传福音信息是藉着耶稣基督的启示而来,而不是出于人的意思(加1112),由此推知,保罗的自由观同耶稣教训一脉相承。在耶稣的教训中,曾提及自由这一观念,最明显的有三处:《马太福音》十七章二十六节、《路加福音》四章十七节、《约翰福音》八章三十二节。

四福音中,描绘耶稣第一次正式在会堂宣讲,是记于《路加福音》四章十六节至二十一节。在一个安息日,耶稣照平常规矩进了家乡的拿撒勒犹太会堂(路416-21)。他从《以赛亚书》第六十一章念起“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耶稣带来的是好消息,是让人得自由的福音。

耶稣这次宣讲有关自由的神学意味深长,首先选择的地点是犹太会堂,会堂是犹太教的基地。“会堂礼拜包括一连串的祝祷、律法书的选读、念先知书等。任何到访的文士通常是要主持部分的崇拜仪式。在拿撒勒长大的耶稣选中诵读的第二段的经文,他拣选《以赛亚书》第六十一章一至二节所记,是以色列从巴比伦得释放即是他们称呼“禧年”的时候。在禧年里,一切债务都要删除,奴隶得自由,所有财物也要归回原主(利廿五章),这是穷人的福音,自由的福音,流亡的可以快快的回到家乡。”[11]

笔者认为,耶稣这次宣讲的自由和犹太信众理解的内涵不同,耶稣强调的更大意义上指向心灵的释放,让人从罪的捆绑中脱离出来,这是道成肉身的主要目的。“耶稣基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提前115)。当时犹太会堂的信众并没有真正理解耶稣的本意,尽管他们称赞耶稣的讲论(路422)。犹太民众处于罗马的殖民统治下,更多的关注和希望是政治意义上解放,他们误认为耶稣的讲论显出了民族英雄的身份。通过耶稣的事工,我们知道他并非是号召大众推翻罗马政府的政治性弥赛亚,而是以舍命作多人的赎价的仆人身份出现的(可1045)。他并没有使跟从他的人免去苦难,而是使他们在他里面享受平安,他曾说:“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633)在耶稣的教训中,自由就是在他里面享受平安、释放,而不是世俗所理解的免了一切苦难。保罗的自由观同样明确指出是“在基督耶稣里”(加24),而且若敬虔度日,也要经受艰难(参提后312)。同耶稣的自由观一样,保罗侧重的也是心灵的自由,他曾言“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416),面对种种艰难(参林后1123~33),保罗意识到自由的真正内涵不是脱离世界,而是“靠着那加给力量的主,凡事都能作”(腓413)。同样,耶稣也不鼓励门徒离开世界,而是离开恶者(约1715)。这样说来,遁世不是真自由的必然表现,但真自由要避免进入恶者的试探而失去心灵自由的福份。

耶稣这次宣讲自由的福音,不但异于犹太众人所理解的内涵,更出乎犹太人意外的是,耶稣宣告自由的范围很广,甚至包括外邦人。耶稣指出了两个蒙神悦纳的外邦人:西顿的撒勒法的一个寡妇和叙利亚国的元帅乃缦(路426~27)。这令犹太群众甚感愤怒(路428),原因是耶稣将自由的范围扩大到一个令他们难以容认的地步。犹太人生气是出于民族的偏狭性及对真理认识的片面性所致。巴克莱有一段话可说明此问题,他说:“由于对自己是上帝子民的肯定,犹太人坚决地鄙视其他族类。他们相信外邦人是上帝创造的,好作地狱之火的燃料。而现在这位众人所熟悉的年青人耶稣,竟然在这里宣讲这样的道理,好像外邦人是上帝特别钟爱似的。在这个新颖的信息里头,耶稣开始叫他们了解,有些事物他们做梦也没有想过。”[12]

耶稣的自由愿赐给每一个人,他宣讲“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路419)之中的“人”,不是指某个民族的人,也不慢某个地域的人,而是普世的人。我认为,自由是在基督里,动力是在耶稣的爱。“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神爱世人,悦纳世人,藉着耶稣基督给人自由,通过耶稣义无反顾的舍命之爱成全自由,耶稣之爱同自由紧密相连。基督之爱给人自由的光景,丁光训主教有一段精僻的描述:“在基督身上看到的那种爱,在痛苦和十字架面前也不回头的那种爱,使他为他的朋友舍命那种爱。爱要普及人群,就成为公义。就是这个爱进入了世界。爱不是来毁灭,而是来托住,来医治,来教育,来救赎,来赐予生命。”[13]

同样,保罗的自由观在范围上和耶稣教训有一致性。他认为“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成为一了。”(加328)保罗打破了犹太人信仰的偏狭,展示了神赐给人广泛的自由。

耶稣的教训中还有关于身份的自由。一次在迦百农面对缴纳圣殿税的问题,耶稣对彼得说儿子可以免税(太1728),其中的“免税”二字原文是形容词“自由的”(eleutheros)。这里有一个背景需要了解,才能更好地明白耶稣所讲的儿子身份的自由。依据《出埃及记》第三十章十三节规定,每一个男丁,满了二十岁每年必须缴付半个舍客勒的圣殿税,但是,“如果有君王向国家征税,他决不会向自己的家庭与家属征税。因为征税的目的,乃是供给国王的的家属。那么课税是为了圣殿,而圣殿是上帝的家,耶稣是上帝儿子,当他的父母在耶路撒冷找他的时候,他说‘岂不知我应当在我父的家里吗?’(路249)一个作儿女的怎么会有责任付税给他自己的父亲呢?”[14]本不应该纳税的主耶稣却彰显神迹(从口取银)而缴纳了税银,这说明耶稣自由的身份不是靠废掉律法来成全,而是靠赐人恩典而成就。耶稣说缴税的目的免得“触犯他们”,“触犯”(skandalisouen)的原意是拿一块绊脚石放在某人路上,使其绊跌或跌倒。[15]保罗也深深明白耶稣是上帝之子的身份,自由不是废掉律法,而是“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他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之下。”(加44

耶稣的教训中论到真理使人得自由。他应许“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耶稣的自由观引出一个真理是什么的问题,这一点须首先面对。古往今来,对真理的理解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彼拉多也问及耶稣真理的问题(约1836)。明白真理是明白自由的必经之路,耶稣没有给我们设迷宫,而将答案告诉了我们,他说自己就是真理,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参约1461837)。

法利赛人曾依据律法告诉耶稣,一个人为自己作见证是不真的(参申176,约813),面对这个责难耶稣说自己有父同在而应对(约815~16)。然而这里面还有一个疑难产生:耶稣一方面说自己是真理,另一方面又说自己为真理作见证(参约1461837),那么耶稣所说让人自由的真理从律法角度讲可不可靠呢?我在思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对真理的分类有一定的探索,我认为耶稣的讲论前后并不矛盾,而是把真理分为位格化的真理,以及对位格化的真理描述性真理。位格化的真理就是耶稣基督,这是真理的本体,是活的真理。保罗曾描述说主就是那灵,而且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林后316),即活的真理本身耶稣给人自由;对位格化真理的描述性真理,就是为耶稣基督作见证,是福音的内容,作为真理的外延表现出来的。保罗作为福音的使者,深知福音给人自由----使人因福音得着拯救(林前152)。

我把真理分为位格化的真理和对位格化真理的描述性真理,这是通过耶稣教训所阐发出来的思想。我认为:自由是活在位格化的真理----耶稣基督里;同时耶稣的自由观不是消极避世,也不是“为自己作见证”(约813),乃是对位格化真理的描述性真理----福音的传播。真可谓动静结合,在真理里,活出真理,正是耶稣自由观的真意所在。

耶稣对犹太人说:“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我知道你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你们却想要杀我,因为你们心里容不下我的道。”(约836~37),这段话可作耶稣自由观的诠释性经文,即带给人们自由的是位格化的真理----天父的儿子耶稣基督;对耶稣基督正确的回应是“容下他的道”(约837),这“道”即是对位格化真理的描述性真理。这帮犹太人容不下耶稣的见:证,想要杀他,因此处于罪的奴仆----不自由的状态之中(约834)。

综上所述,耶稣教训中的自由观从心灵谈到身份又谈到真理,真可谓是全人的自由。保罗的自由观和耶稣教训一脉相承,抓住了一个根本,即认为自由是在基督里得释放(加51)。相比较而言,二者的自由观都侧重从辖制中获得释放之心灵自由,不再作罪、情欲的奴仆(约834~36;加513)。

 

五、保罗的自由观同神学家的关系

新约神学中保罗的自由观影响了历世历代的基督教神学家。需要指出的是,很多基督教神学家多从人自身的经验角度来理解自由。比如著名神学家对自由(Freedom)理解中:“奥古斯丁和托马斯 .阿奎那都承认人生中存在选择,但他们也同时承认神的前知,认为世界有一个确定不变的未来。他们认为,选择的自由与前知和预定是一致的,它们的矛盾是表面上的,是由于混淆了永恒王国和暂时王国之间的界限。奥古斯丁区分了任性的自由(liberum arbitrium)和自由(Libertas),前者是自由选择,但暗含着作恶的能力;后者是对选择的正当使用。神的自由是Libertas,不是任性的自由。”[16]

下面,我将从马丁·路得的神学观点及处境同保罗的自由观作比,因为他作为宗教改革家非常看重《加拉太书》,也曾于1519年和1523年讲授这卷书信。“由于真理的大能,《加拉太书》成了宗教改革的房角石。马丁·路得非常喜欢它,他称这卷书为他的凯萨琳·冯·波拉,为此他说‘我和这卷书结婚了’。在路得手中,这卷书成了宗教改革火库中大能的兵器”。[17]

马丁·路得对《加拉太书》有如此高的赞誉,与其信仰背景有关。他曾作为奥古斯丁修会的修士苦苦禁食、守夜、禁欲,但仍在救赎的途径上心灵不安。[18]

经历罗马之行后,马丁.路得看到几乎是迷信的信仰(如亲吻台阶)和虚伪信仰下神甫、教皇等生活不洁,他指望的根源----罗马之行幻灭了。[19]他经历最大的挣扎是面对教宗利奥十世时,教会为彼得大教堂发售赎罪卷,而且错缪地宣称“钱币叮当一声落银库,灵魂立即出炼狱。”[20]为此,他贴出了《九十五条论纲》,从学术角度指出赎罪卷的无效性。

从以上简略的历史背景可知,马丁·路得看重《加拉太书》并不是象牙塔中的玄想,而是在信仰的挣扎中发现了这是一卷自由释放的书信。比如:在解释“基督照我们父神的旨意为我们的罪舍己,要救我们脱离这罪恶的世代”(加14)时,马丁·路得写到:“这些字好像从天上发出的许多雷霆抗议,反对各式各种靠自己的功劳得救;在这些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忧伤良心的安慰。我们怎样得到罪的赦免呢?保罗回答说上帝的儿子为我们的罪舍了自己。”[21]

马丁·路得从《加拉太书》中获得极大的心灵自由,告别信仰道路中的黑暗层面,认识到真正的自由来源于耶稣基督为罪舍己之爱,这种认识同保罗自由观的中心“在基督里”是合拍的,从神学传承上讲,马丁·路得继承了保罗的神学思想。

“许多学者认为,《基督徒的自由》一书是马丁·路得最高尚、最优美和最成熟的杰作,又是改教运动表现其积极的福音基础。路得自己认为此书中含有基督徒生活的总纲。”[22]

从《基督徒的自由》来看,马丁·路得的自由观是一种辩证的自由观。他提出了心灵自由与束缚的两个神学命题:“基督徒是全然自由的众人之主,不受人管辖;基督徒是全然顺服的众人之仆,受任何人管辖。”[23]

我认为马丁·路得的辨证的自由观内涵是信和行的结合,从信的层面讲,心灵在基督里无限自由,作了主人,不在是罪的奴仆;从行的层面讲,身体力行必须受到真理的、爱的标准之管束,甘心用真理的爱心服事众人,成为众仆之仆。而且,我认为马丁·路得这种辨证的自由观思想发源于保罗思想:保罗认为自己虽是自由的,却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林前919;保罗一方面强调蒙召得自由,另一方面又强调用爱心服事人(5:13);谈到耶稣时,保罗认为基督虽为万主之主,却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之下(4:4),因此他一面是自由的,本有神的形象,一面又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

通过上述论证,我们可以认为: 马丁·路得的自由观受保罗思想影响,从信仰层面讲,他们都认为自由是在基督里;从信仰实践讲,他们都认为在基督徒的信行之间具有自由与约束的辨证关系。

 

六、结语

对于保罗自由观的神学阐释和思想源流,我们至此已初步有了清晰的架构.我们的理解是:从信仰层面理解自由,它是在基督里获得心灵释放,但绝不以废律法为代价,乃以成全律法为己任,这一点赋予我们践信时离不开爱国守法的时代性内涵;从伦理生活层面理解自由,它的外显应是用爱心服事众人,使自己所章显的爱体现福音传承。应用到今天中国教会实践中,自由观可以有以下几方面拓展:1、在基督里,自由赋予我们全人的释放,其目的不是辖制他人,乃是让他人同样释放。神学思想建设中的中国教会,对于不同神学命题的理解的多样性不应成为彼此隔阂的理由,而应成为丰富神学思考,彼此长进,彼此释放的桥梁。2、自由使我们呈现用爱心服事人伦理生活。实际生活中好基督徒的自由表现应手首先是个好公民,这样福音使命的传承在人群中才具有实效性。3、对此位格化真理的体认和对于位格化真理的描述性真理之钻研,使我们更好地明白真理使人得自由,教会实践努力追求真理,用真理使神学思考丰富多彩。关于保罗《加拉太书》中的自由观的理解就写到这里。甚愿圣灵引领我们,享有自由而不滥用自由,为推动中国教会的神学思考稳步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1] FrankeGebelein, THEEXPOSIOR, SBIBLECOMMENRARY, VOLUME10.ZONDERVAN Publishing, USA, 1876.P409

[2] 陈终道:《新约书信读经讲义》上卷,中国基督教协会,1998年初版,P548

[3] 巴克莱:《新约圣经注释》下卷,中国基督协会,19983月版,P1687

[4] 3P595

[5] Archibaldt Robertson, LIVING SPRING GREEK NEW TESTAMENT EXEGETICAL    NOTES,VOLUMEvII.LING SPRING  PUBLICATIONS,1991年出版。P109

[6] 5P113

[7] THE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VOLUME3.Abingdon Press, 1962.P122.

[8] 许鼎新:《希伯来民族简史》,中国基督教协会神学教育委员会,1998年,P46

[9] 骆振芳:《新约导论》,中国基督教协会教育委员会,19973月版,P139-140

[10] 丁光训:“启示的渐进性,”《天风》增刊,上海,1999年,P2

[11] 吉狄恩(Dr.VirtusE.Gideon:《路加福音注释》,古秀明译,香港:天道书楼有限公司,19974月版,P36

[12] 巴克莱:《新约圣经注释》上卷,中国基督教协会,19983月版,P760

[13] 丁光训:《丁光训文集》,南京:译林出版社,1998年,P56

[14] 12P348

[15] 12P 349

[16] 《东西方哲学大辞典》,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8月版,P1012

[17] 1

[18] 罗伦培登:《这是我的立场----改教先导马丁。路得传记》,古乐人译。香港:道声出版社,200110月,P30-31

[19] 18P38

[20] 18P74

[21] Martin Luther, A Commentary on St. Paul’s Epistle to Galatians. LUTHERAN LITERATURE SOCIETY, Jume, 1966.P11

[22] 马丁。路得:《路德选集》上册,徐庆誉、汤清译,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968月第5版,P349

[23] 22P353









请填写详细信息发表评论
评论名字: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验证字码: 验证码

 

Copyright ©2017    河南基督教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