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教堂信息>> 信仰见证>> 文章列表

生命永属于主 ——访原中国基督教两会圣乐委员会主任史奇珪牧师

作者:夏新穗   发布时间:2011-11-11 10:47:29   浏览次数:6036

生命永属于主

 ——访原中国基督教两会圣乐委员会主任史奇珪牧师

◎夏新穗

 

5月的上海,完全是一副江南初夏的景色。举目望去,满眼苍翠,一片新绿。位于“虹桥路”的新苑宾馆也掩没在无限的葱茏之中。由中国基督教两会圣乐委员会主办的“中国基督教圣乐座谈会”于52426日在这里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圣乐专家、全国两会领导人、圣乐委员会的负责同工、《赞美诗》(新编)“补充本”的部分词曲作者应邀参加了会议。笔者因一首歌词《家庭和睦》的入选而有幸被邀参加了这次会议。

会议召开的当天,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正在发言。老人身材稍矮,体态微胖,古铜色的脸庞,声音略微有些嘶哑但却字正腔圆。他的言辞很尖锐:“刚才傅先伟主席讲话时,说全国两会历来很重视圣乐工作,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吗?从1983年编辑《赞美诗》(新编)一直到后来出版‘补充本’,圣乐委员会连一间正儿八经的办公场所都没有,需要出书了,把几个老人召集到一起,书出完了,一切又都没有了,建议圣乐创作工作机制化,最好是一年能出个二三本圣乐期刊,下边基层教会的词曲作者就有了一块发表的园地,这对基层教会的圣乐工作者将是一个极大的鼓励。”

老人的发言直率、真诚、恳切,话语中充满了对我国教会圣乐创作工作的殷切期望,博得了与会同工的强烈共鸣,大家向老人报以热烈的掌声。这位可敬的老人,就是我国教会著名的圣乐专家史奇珪牧师。

 

史奇珪牧师

我和史奇珪牧师是第一次相见,但在《天风》上经常看见他的作品,对老人可以说是仰慕已久,而且我们之间还有一次通话之缘。2004年,全国基督教两会计划出版《赞美诗》(新编)“补充本”并面对全国信徒刊发了“征稿启事”,我曾经不揣冒昧写了一首诗歌套用《赞美诗》(新编)的一首曲谱,给编辑部寄了去,但相隔了三年多的时间,我寄去的这篇歌词没有任何消息。我以为编辑部不用了,也就死了心,不再挂念这件事了。可是,2007年,我在周口市基督教两会工作,当时正在办公室值班,突然间,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大作,我拿起了电话询问对方,对方就问我是河南省周口市基督教两会吗?我回答是后,对方便问你们那里有没有一个叫夏新穗的人?我回答我就是!对方告诉我他叫史奇珪,是《赞美诗》(新编)“补充本”编辑部的,我写的那首诗歌,他们看到了,决定采用,但曲谱不行,要请人另行谱曲,我完全表示同意,后来的一段时间,和编辑部不断书函往来,最终使这首诗歌入选“补充本”。会议期间休息的时候,我和史牧师交谈了这段经历,他呵呵大笑起来,他握着我的手说:“你的歌词写得不错,是我坚持采用的。”我提出抽时间采访他,他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于是在第二天会议中午饭后休息,我抓住这个时间,采访了史奇珪牧师,对他的一生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

 

一、奇妙的蒙召经历

史奇珪牧师,1929年出生,祖籍江苏苏州,后移居上海。他是在一个基督徒的家庭里长大的,从他的曾祖父起,他们家四代信主,他的祖父是卫理公会的牧师;父亲也是一名基督徒,曾留学美国,回国后在东吴大学教育系任教,后又到基督教青年会工作,他的外公是长老会的牧师。受这种环境的影响,史奇珪牧师从小勤读圣经,在灵性上很有追求,但他真正对神有认识,是在他12岁上小学六年级时的一次惊险经历,当时他和自己的另外两位同学一起去郊外散步,行至铁路附近,他们三个人坐在铁道上休息,突然一位同学拉着他的手叫他们快起来走,说是火车来了,他们几个人迅速离开铁路,就在他们离开铁路后不大一会儿,一列火车冒着烟吼叫着从他们面前飞驰而过,想起刚才他们坐在铁路上的情形,几个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他们及时地离开铁路,那他们如今恐怕早已成为火车轮下的冤魂。史奇珪牧师询问刚才提醒他们离开铁路的那位同伴是怎么知道火车要来的,那位同学告诉他他听见有一个声音对他说火车来了赶快离开,史奇硅牧师明白了是主耶稣基督救了他们,于是他和那位同学随即跪下祷告神,另一位同学不信神不愿意跪下祷告,他和那位同学强行将他按下和他们一起跪下祷告神。这次事件使他对神有了更清楚的认识,他们家祖辈参与侍奉的卫理公会主张给小孩子受洗,因此史奇珪牧师从小就受了洗,但按规定“坚信礼”要等到十八岁成人之后对信仰真正清楚了才能受。经过这次事件,12岁的史奇硅开始明白了人为什么一定要信耶稣,他找到牧师讲了自己的经历也谈了他因此事对神的认识,牧师认为他的信仰已经清楚了,便提前为他受了“坚信礼”。高三的那一年,他得到神的呼召,要走侍奉的道路,他对教会里的牧师提出他要上神学。那时候国民党政府已经垮台,新中国已经成立,外国“差会”大多数都已撤走,牧师告诉他没有外国教会提供的经费,他上神学包括他以后的事奉会受很多的苦,史奇硅坚定地对牧师说他相信神不会叫他饿死,牧师看到他如此果决,便同意了他的请求。1949年的秋天,史奇珪如愿以偿地进入了金陵协和神学院就读。这一年,他年仅20岁。

 

二、沧桑的事奉岁月

史奇珪牧师在金陵协和神学院读神学期间,中国基督教正在经历着天翻地覆的伟大变革,以吴耀宗先生为首的中国基督教有识之士审时度势,毅然发起了旨在同帝国主义“差会”割断联系的“三自”革新运动。1950923,《人民日报》全文刊发了《基督教在新中国努力的途径》,响亮地提出了“自治、自养、自传”的“三自”方针,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中国教会从此浴火重生开始了她新的历史。这篇文章后来被人们称为“三自革新宣言”。当时围绕着中国教会往何处去的问题,中国教会内部有不同的声音,有人更公开反对“三自”,抵制“三自革新宣言”。史奇珪牧师旗帜鲜明地支持中国教会的“三自”革新运动,当金陵协和神学院在全校范围征集在“三自革新宣言”上签字的时候,史奇珪毫不犹豫地在“三自革新宣言”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1953年,史奇珪从金陵协和神学院毕业,回到了上海“慕尔堂”(后改名“沐恩堂”)参加教会侍奉。1955年,26岁的史奇珪被按立为牧师。教会被关闭后,史奇珪牧师被下放到郊区的农村去劳动,“文革”期间挨过批斗遭过毒打,但他心中始终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黑夜已深,白昼将近”,相信有一天,神还要在中国大开他的福音之门。这一天终于来到了。1976年,党和国家一举粉碎了“四人帮”;1979年,中国基督教恢复正常工作。史奇珪重新回到了“沐恩堂”,继续担任牧师,后又担任主任牧师;1998年春调往国际礼拜堂任主任牧师直至退休。史奇珪牧师曾任上海市基督教教务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基督教两会常委、华东神学院教师、中国基督教圣乐委员会副主任、主任、参与《赞美诗》(新编)及其“补充本”的编辑事工。中国基督教“两会”20101月出版的(《脚踪》——史奇珪诗文集),忠实地记录了他一生的事工,书中收录的文章体裁多样,有诗歌、寓言、圣诞剧、小说、散文、音乐知识讲座等,表明了他学识丰富多才多艺;而时间则从1954年开始到他退休跨越了大半个世纪,完全可以说这本书见证了他一生走过的道路,也可以说就是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的发展史。

 

三、赤诚的赞美人生

1981年成立中国基督教圣诗小组,到后来成立圣乐委员会,编辑《赞美诗》(新编)及其“补充本”,史奇珪牧师都积极参与其中,而且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史奇珪牧师并没有受过专门的音乐教育,但从小生长的基督徒家庭,使他对圣乐有着一种天然的喜爱,再加上他的天资聪颖刻苦钻研,对于圣乐竟然无师自通了,在金陵协和神学院读神学期间更是如虎添翼了。中国基督教两会编辑出版《赞美诗》(新编)的时候,史奇珪牧师50来岁,在三天座谈会中,同为《赞美诗》(新编)及其“补充本”编辑的林声本牧师拿出了他们当年在一起编辑《赞美诗》(新编)时的旧照片,照片上的史奇珪牧师很是年轻满头乌发,而当“补充本”问世的时候,他已经是八十多岁了。两个版本的诗歌集,倾注了史奇珪牧师大量的心血,尤其是“补充本”的编辑出版,更是艰苦卓绝,要做到中西兼并,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海外的诗歌,牵扯版权问题,版权费高了,全国两会承担不起,版权费低了,作者本人不愿意,许多时候,一首十分优秀的诗歌,就是因为版权的问题谈不拢,结果不能收入;中国基督徒个人的作品有二千多件,要从二件多件的作品中挑选出理想的作品,无异于沙中淘金。经历众多的难处,流下数不尽的汗水和眼泪,《赞美诗》(新编)“补充本”最终和全国广大基督徒见面了。这是令他很欣喜的一件事。他在这次座谈会上流露出了他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全国两会能编辑出版一份圣乐期刊,为全国广大的圣乐工作者提供一块练笔的园地。在素常的日子里,史奇珪牧师也是利用一切的机会,向信徒推介《赞美诗》(新编)中的诗歌,包括作者个人的经历、写作背景、诗歌的创作技巧及其如何正确吟唱,他都通过办音乐知识讲座的时候向人们宣讲,《脚踪》一书中收录史奇硅牧师这方面的文章大约有28篇,表明了一位圣乐工作者对中国基督教圣乐创作工作那种不懈的追求和一片赤诚之心。史奇珪牧师一生中的圣乐作品都收录在他的《圣诗作品集》(上下两册)和《短歌集》里,《赞美诗》(新编)“补充本”5398125138160186首诗歌都是他谱的曲。《赞美诗》(新编)“补充本”54首《马槽耶稣》是史奇珪牧师20岁在金陵协和神学院就读的时候写出来的,诗的结尾这样写道:“马槽耶稣是我主,耶稣是我主,我的生命属于主,生命永属于主”。诗言志,因此这几句诗,正是史奇硅牧师侍奉主一生的写照。

采访结束的时候,我们谈到了河南教会,史奇珪牧师说,他只去河南一次,是去了河南的安阳教会,对河南教会其他地方的情况他不太了解,我请史牧师为河南教会的信徒说点什么,他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话:只要真心爱主,那就要爱到底,无论遭遇什么事都不要改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豫ICP备14009581号

豫ICP备140095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