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教堂信息>> 信仰见证>> 文章列表

于无声处奏华章:记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第七届主席季剑虹长老

作者:胡绍皆 张秀秀   发布时间:2010-08-23 13:31:17   浏览次数:3164

于无声处奏华章

――记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第七届)主席季剑虹长老

 

 

  季剑虹长老

 

◎胡绍皆 张秀秀

 

 

20025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基督教第七次全国代表会议上,季剑虹长老被与会代表推选为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作为新一届中国基督教会的领导人,大家一定特别想了解他的鲜为人知的人生历程。

 

父亲与儿子:相同的信仰,不同的道路

1932年,季剑虹出生在江苏省淮安市一个具有浓厚宗教背影的家庭。父亲季永同,早年毕业于金陵神学院,是基督教小群派的骨干,曾是倪柝声的亲密同工。新中国成立前夕,倪柝声、李常受等人基于政治的原因,发起所谓“禁食为时局祷告”和“青年赴台运动”,站在了与新中国和共产党敌对的立场。他们在信徒中散布谣言说,共产党不信神,是敌基督的,是魔鬼,为了爱上帝就必须反对共产党、反对人民革命,号召信徒们去台湾。季永同后来没有去台湾,而是留在了大陆,但他对共产党的敌意并没有改变。不仅如此,他的神学思想也是非常保守的。他认为,这个世界是寄居之地,只有为上帝工作才有意义。

季剑虹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从小就受到宗教的熏陶,信仰上帝是很自然的。新中国成立时,季剑虹17岁,年轻的心灵对于新事物总是敏感而开放的。在新思想的激荡和新生活的洗礼中,季剑虹变了,这种变化不是信仰的改变,而是立场的转变和神学思想的变化。他不再相信倪柝声等人所宣扬的共产党敌基督、反宗教的谎言;他开始怀疑父亲所说的“不能爱世界、世界要毁灭”的说教……经过反复的观察与思考,他认识到,共产党与老百姓一条心;教会的命运同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联。对于季剑虹来说,这种思想认识上的升华不仅来自于现实的观察,也来自于《圣经》的启示。《圣经》上说,一切为神所用的士师、先知、使徒无一例外,他们对神的爱总是和他们对自己民族和人民的爱交融在一起的,摩西之所以抛弃埃及王宫中的罪中之乐,甘愿和自己的百姓同受苦难;耶利米之所以呼天唤地,泪流成河,为民中被杀的人昼夜哀哭……都是出于本心的爱,出于对祖国和人民的最深沉、最真挚的感情。作为一名中国基督徒,爱这个世界和这个国家,正是神的旨意。

1950年,中国基督教界的有识之士发起了“三自”爱国运动,提出要继承中国基督教早就提倡,但未能实行的“自治、自养、自传”的传统。“三自”运动是中国基督教顺应历史发展潮流,走向自我革新的进步之举,得到了绝大多数基督徒的热烈响应。年轻的季剑虹此时还是一个尚未走向社会的高三学生,但他也踊跃参加了南京市基督教抗美援朝三自革新促进会(即后来的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积极投身到历史进步的洪流。1953年,季剑虹到金陵协和神学院边学习边工作。1956年毕业后,先后到南京基督徒聚会处和南京太平路圣保罗堂工作。1961年,他重返金陵协和神学院,参加高级班学习,1966年毕业。

和季剑虹不同的是,1949年后的季永同,仍然抱持着过去的政治立场和神学思想不放,反对三自爱国运动。父子两人虽然信仰相同,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一老一少,一正一反,何其鲜明地体现了历史发展的辩证律。若干年后,季永同的思想有所转变,这让季剑虹感到由衷地欣慰。

 

乐观是上帝的闪电可以使人极尽命运的奥秘和精髓

1966年,季剑虹从金陵协和神学院高级班毕业不久,史无前例的“文革”就发生了。这是一个号称“与传统的观念实行彻底决裂”的颠狂时代,宗教成为这个时代首当其冲的牺牲品。一时间,宗教经典被烧,寺观教堂被毁,宗教教职人员或被勒令还俗,或被强制改造……刚刚学成归来的季剑虹,还来不及把所学知识回馈给教会,就被迫离开了他所喜欢的教会工作。他先是被发送到南京“五七”干校劳动锻炼,后又被下放到淮安老家务农,在泥水里摸爬滚打,一待就是十年。俗话说,一寸光阴一寸金,那么,十年光阴又该值几何?对于一个有强烈事业心的人来说,白白浪费十年,又该是何等的悲切!

正如西谚所说,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长达十年的坎坷与磨难,虽然剥夺了季剑虹从事教会工作的机会,但另一方面,又让他对人生有了更深刻的体验,也使他炼就一个成功者所必须具备的坚强与乐观,从而为他重新出发积蓄了足够的能量。正如他常以“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自勉自策。美国女作家海伦凯勒曾经说过,乐观是上帝的闪电,它可以使人极尽命运的奥秘和精髓。用这一句话来形容季剑虹,让人感到别样的贴切。

1976年,“文革”结束,春回大地,随着拨乱反正的渐次展开,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得以恢复。1979年,季剑虹回到了阔别十年的南京,回到刚刚恢复的江苏省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工作。

十年浩劫,江苏省各级基督教组织几乎破坏殆尽。恢复期间,实际上只有季剑虹一个人在具体分析筹备各方面的事情,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落实党的宗教房产政策。那时候,教堂几乎全部挪作它用,有些教堂成了印刷厂,有些教堂则挂着无线电厂的牌子。虽然有落实政策的文件规定,但涉及到具体分析占房单位,很多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哪一个占房单位没有自己的特殊的困难?哪一个厂子不关系到几百十号人的生计?为了收回这些教堂,季剑虹成天奔波在大街小巷,穿梭于机关与工厂之间,练就了长跑运动员的腿,居委会主任的嘴……就在这一次一次往来反复中,那些占用着房产的单位最终都被这位既坚持、忍耐同时又很讲策略的基督徒所折服。房子一间一间地收回来了,季剑虹眼角的皱纹也一条一条地长了出来。回忆起来,季剑虹说那段时间很累很累,但心里也特别快活。看到一座座教堂重新汇集了基督徒虔诚的身影,听着一扇扇窗户里传出了唱诗班圣洁、安祥的歌声,季剑虹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历经劫难之后,他更加深刻地理解了人生的意义、奥秘与精髓。

虽然季剑虹从来不表白自己的功劳,也很少诉说自己的辛苦,但他的工作还是越来越被教内外人们所承认与肯定。1983年,季剑虹当选为江苏省基督教“两会”常委,随后,又历任省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秘书长、秘书长、副主席。1997年,江苏省基督教“两会”换届,季剑虹当选为省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并主持省基督教“两会”的日常工作。19971月当选为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主席。20025月,季剑虹众望所归,当选为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新一任主席,担负起了领导中国基督教走向未来的重任。

 

重任在肩,倾力推进神学思想建设

199811月,经丁光训主教倡议,中国基督教全国“两会”“济南会议”,作出了“加强神学思想建设”的决议。这个决议对于巩固“三自”成果,全面建设中国教会具有重要的意义,是三自爱国运动发展史上的一个新的里程碑,标志着三自爱国运动逐步走向成熟。

神学思想建设主张提出后,得到了中国基督教界的广泛认同与积极参与,神学思想建设的影响不断扩大,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神学思想建设的历史必然性与自身合理性。但是,就像任何新生事物出现都不会一帆风顺一样,神学思想建设也曾遭到了一些人的误解甚至曲解:有的人把神学思想建设与神学院校系统的神学教育相混淆;有的认为是小题大做,大惊小怪;还有的认为原有的神学思想很好,无需调整和补充;更有甚者,对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这个大前提也发生了疑问,认为为何只提宗教与社会相适应,而不提让社会适应宗教?或者说适应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方的。提出这些问题的人虽然只是个别的,但如果不能及时加以澄清,势必混淆视听,影响神学思想建设的开展。

此时,季剑虹还只是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的副主席和江苏省基督教会的负责人,他敏锐地感觉到,神学思想建设是中国基督教会发展的方向,是使中国基督教徒在中国社会急剧变革的特定处境中更好地见证基督的重要方式。因此,他从一开始就积极响应丁光训主教的主张,并从理论与实践两个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探索。《神学思想建设的必然及其途径》一文,是季剑虹对这一问题理论化思考的具体成果。这篇文章从理清神学思想与基本信仰的关系入手,鲜明地揭示了神学思想建设的迫切性、必要性和合理性,澄清了种种错误认识,明确了神学思想建设的主要任务和政策原则,探讨了神学思想建设的具体命题,剖析了神学思想建设的性质,介绍了神学思想建设的主要资源,并结合江苏省基督教会的实际经验,设计制定了“迈小步,不停步,循序渐进,积小胜为大胜”的工作思路。

季剑虹并不满足于理论上的思考,他还采取切实措施,具体落实,倾力推动神学思想建设在江苏的贯彻与落实。几年来,江苏省基督教“两会”始终把神学思想建设作为工作中心,并以此来推动其他工作的开展,在一些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一是抓制度建设。从省、市到县(市)三级教会组织普遍建立和完善了政治学习、劳动纪律、经济财务管理、民主管理等规章制度,对宗教活动进行了规范化管理。二是抓义工培训。先后筹建了省圣经专科学校和苏南、苏北两个培训中心,形成了以圣经专科学校为龙头,以培训中心为基点的培训机制,使全省教牧人员及义工的素质有了一定的提高。三是抓文字出版。围绕神学思想建设这一主题,先后出版了《福音心声》和《灵粮》。这两本书,对于神学思想建设普及、推动和溶化,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四是抓研讨和宣讲,不断扩大神学思想建设的影响。通过召开研讨会和组织神学思想宣讲团的方式,将神学思想建设的主张普及到全省,树立了神学思想的正面形象,解除了疑虑,扩大了影响。

当一些人还在对神学思想建设观望与徘徊时,季剑虹就已经在悄无声息地行动了。近年来,江苏省在神学思想建设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就是他在无声处演奏的华章。当然,对于神学思想建设这一气势恢弘的交响曲来说,更加精美的乐章还在后头。

丁光训主教曾经对神学建设作过一个十分感性而又富有激情的展望,他说:“我希望经过相当长的时间以后,一个新型的中国基督教,一个讲理智的,一个分清是非并有敏锐的是非感的中国基督教,一个高举基督也高举道德的中国基督教,介绍一位很美、很同情人类的爱的上帝而不是一个残暴的上帝的中国基督教,一个意气风发的中国基督教,将在东方地平线上升起。这个基督教对全世界将会带来重要的信息。”

如今,由丁光训主教所倡导的“神学思想建设”历史地落在了季剑虹这一代中国基督教领袖的肩上。我们诚挚地期望,通过中国基督教界一代又一代人士的不懈努力,一个意气风发的中国基督教,将和意气风发的伟大祖国一起,跃起在东方的地平线,带给世界以爱、和平与美的享受。

 

(转载自《中国宗教》2003年第1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豫ICP备140095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