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神学教育>> 神学论文>> 文章列表

圣灵观的误区及其危害性

作者:孙宏赦   发布时间:2008-08-08 09:48:41   浏览次数:11883

圣灵观的误区及其危害性

河南神学院  孙宏赦

基督教的发展,始终伴随着一种衍生物,即异端和极端的陆续兴起。这些因素在历史上无论如何演变,都无法改变自己的真实面目。从教会建立至今,异端教义和极端思潮就层出不穷,特别是二十世纪末期达到了风起云涌之地步;不仅扭曲了真理,而且破坏了信仰。纵观异端演进史,无论出现多少形态,不难发现许多是在圣灵观上作文章,特别是近现代。

“异端”一词源子希腊哲学家对异已哲学派别的称呼,后来被基督教借用,特指那些背弃正统教义的错误信仰及教派。这术语原为“诡计”与“错谬”的组合,似乎暗示异端是来自魔鬼的诡计和一些人的错谬思想。留心观察现阶段教会出现的种种问题,会很容易发现异端确实有人的错误思想追求,以及恶者的介入甚至支配。这是危害教会的严重问题,应当引起我们的充分警惕!

目前在内地教会中一些异端思潮已寻得沃土,有扎根蔓延之势,影响较大的要属错误圣灵观所产生的信仰了。这些错误的信仰已经导致基督教会分裂、信徒道德堕落等危害性极大的问题出现,若不及时抵制纠正,恐怕要殃及根本了。本人就所了解的有关圣灵观方面的误区在内地教会所导致的种种不良现象、以及根源和危害性略加阐述,并以圣经为根据进行简要斧正,好引起众肢体同工的广泛重视;无论它是异端、抑或它是极端,旨在避免教会以及信徒陷入危急所带来的无穷挣扎中。

一、错谬圣灵观的种种表现

教会恢复联合礼拜初期,因老牧长尚健在,而且不少信徒都经历过不同程度的磨难和逼迫,再加上根基之道栽培比较扎实、牢固,所以信徒信仰和教会崇拜普遍平稳。好景不长,到了九十年代末期,这一情况发生了改变,甚至二十世纪初期似乎有些局部剧变现象。究其根源有五:

其一:海外渗透势力已调整好策略,借经济往来、任教旅游、友好交流等途径向我公开渗透,宣传自己的教派观点,秘密分化、瓦解我合一教会。

其二:我国本土的迷信化信仰、极端化思潮抬头,且失去了原有的遏制因素,得到了一定发展。

其三:新兴起来的教牧阶层和传道人员急于复兴教会,便饥不择食地接受一些错误观念和方法、方式,甚至造成了悲剧才醒悟过来。

其四:一些信仰经历十分有限的年轻人,包括一少部分神学生,缺乏识别能力,徒有热情而没有责任感,急于弘扬自己的新亮光(多为读书领受并非生命经历),便糊里糊涂地传起“道”来。

其五: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为利混乱真道;或受经济利益驱驶,被别人利用,传了自己也没弄明白的“道”;或私欲作祟,好高慕远,哗众取崇,标新立异,另传了一个福音。

以上五种情况,无论出于何种动机、哪种用心,其最终都是一样的结果,即宣扬了错误的信仰,造成了基督徒思想的混乱和崇拜的混乱、以及教会的分化。

目前在内地教会错误圣灵观所导致的信仰主要有六种表现:

1.高举方言:

一些人不是在传福音,而是在传方言。他们大肆宣扬说:不会说方言没有被圣灵充满、没有二次蒙恩、没有受灵浸,甚至没有重生、没有得救。这些人主张用方言祷告、方言医病,鼓励聚会时都说方言,还标榜这种聚会方式是真正的“更新”。你若说不出“方言”就给你按手,甚至象教小学生一样培训“方言”。若有人对此提出质疑,就送一顶“亵渎圣灵”的帽子。这些论调大多来自海外小册子,诸如“圣灵的……”、“神迹……”、“方言…… ”等;也有直接受教于洋教师的。

    三年前在一个培训班上有几位姐妹受了上述思想的影响,在别人帮助下说出了所谓的“方言”,但听到的人甚觉恐怖,甚至有人听见是骂人的声音,有人则听出来是狗叫的声音。后来大家为之祷告结果受影响的一位姐妹躺在地上连连承认自己是污鬼,还有一位说自己是气功大师。如此“更新”或“圣灵充满”真叫人担心。

2、强调仆倒

   有些人说圣灵来了人要有表现,如同保罗在大马色路上的经历一样——仆倒。还说这种仆倒是降卑在神面前,是一种更新和医治。为此在大小聚会中大加喧染这种特别亮光,还秘密组织培训、选拔骨干。其方法是用力把你推倒,谎称是圣灵的“击倒”。若不倒地是有罪或旧人没有死掉。有人做过试验,一般情况下,用力推其胸部或额部,向后倒地是必然的事,并不是什么“神迹”。另一种情况是参加这种聚的人被一种力量空制,不能自主而倒地,据说这种“亮光”也是来自海外。

有人曾进入这种聚会,以坚定的信心抵挡这种学说,结果众人倒地时,他却靠主站住了。试想倒地的众人究竟是心灵感应?还是有灵的作用?有一位主张仆倒的骨干分子曾在地上翻滚喊叫一整夜,后来在众人帮助下才恢复平静,难道这是圣灵的工作吗?

3、主张跳灵舞

   一些人以旧约启示为背景,强调要“唱歌跳舞赞美神”,这样做神才得荣耀。结果许多聚会变成了“舞会”,甚至一些人严重失态,让神的名在外界受了毁谤。还有人以舞蹈节目表演取代了聚会崇拜,使讲台变成了“戏台”,肉体着实畅快了一阵子,灵性却受了极大亏损。还有些人拿着“道具”(手鼓、扇子等)到处发“热心”传福音,走村串巷的跳,甚至在大街上、旅游景点大跳、特跳,不仅没有起到传福音的作用,反而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这些不同形式,不同场合的“灵舞”无论是出於无知,或者是出于痴迷,在新约圣经中都末曾见到过,在初期教会的敬拜中似乎也是没有的。

    十年前我曾见到过两件怪事,其一:一位老年基督徒精神病患者,来到教会翩翩起舞,那舞姿可与专业舞蹈演员相媲美。家属讲,他从来不会跳舞,而且十分老实内向,眼前的表现令他们惊奇。另一件就是一个山区教会,根基肤浅,一位中年男子负责人情绪异常、失去控制;不仅能起舞,而且能说出人的隐秘事,使许多人因此走向迷信化信仰。这使我联想到小时候乡村女巫“落功”的情景,心里不寒而栗。

 4、迷信“照亮”

“照亮”是内地教会一种迷信化信仰表现,每当信徒有难题就去请教有照亮“恩赐”的人,他(她)会指出你的罪和隐密事,并“指示”你前面当走的路。这种情况素来就有,而且影响十分普遍,特别是在比较落后的乡村,甚至被标榜成“属灵”。许多人放弃圣经原则,去追求这种“鲜活”的信仰方式,以为是顺从了圣灵引导。

有一位弟兄有一次类似的经历,当他老人病危时,请一些熟识的老信徒一同祷告,祷告时有一位老太太突然说:X X X(指这位弟兄)是好信徒,这位弟兄听到这话感动泪下,便请指引;那位老太太接着说:“你的老人若过了这个礼拜六晚上就没事了”结果礼拜六深夜病人去世了。此事看来似乎灵验,但后来这位弟兄和熟识的肢体交通时共同认为这不是圣灵的工作,因这不合圣经原则。

还有些年轻人在婚姻的事上也求圣灵如此“引导”,通过“照亮”若说是一体就欢喜结婚,若说不是一体就含恨分手。类似这些现象在许多地方不绝于耳。

灵验与否不能作为判断真伪的标准,我们常常发现那些巫婆神汉和卜掛者的话也很灵验,难道是圣灵的工作吗?在海外有一次聚会混乱到疯狂的程度,甚至许多人严重失态。当记者采访时,一位女子不知羞耻地举起一只脚给记者看,同时说出了记者心中的隐密事。这种灵验可靠吗?

5、追求听声音

有些人的信仰是一种神秘化的追求,大事小事都要闻“声音”而动,并确认这是圣灵的指引。结果影响了自己的灵性生活,也影响了教会的团契生活。

    有一姊妹信主多年,追求糊涂,处处求神说话。有一段时间他对大堂礼拜有看法,便求圣灵引导,结果去礼拜时每走到一河边就听到一个声音说:“止步!”便顺命而返,如此反复多次便干脆不礼拜了,认为是顺从了“圣灵”的引导。难道圣灵要拦阻人聚会听道吗?

    还有一姊妹信仰根基不深、盲目追求属灵,不知从什么途径学会了听声音,以为是“圣灵”说话。她无论大事小事都求这声音指示,甚至随时随地能听到声音,而且以此常常“帮助”他人。若有人对这声音有疑问,她便恼怒指责说:“不属灵”“亵渎圣灵”等。

    更有甚者在教会圣工上求声音指示。某县两会面临换届,有一弟兄谋求当选,他因此寻求引导,便听到声音说他要当主席,他的两个知已要当副主席、秘书长。他欢喜等候、并为此努力、认为是顺服了圣灵引导,谁知换届结果完全不同,令他大失所望。他认为是人意代替了神旨,对新的两会组织不极积合作,导致本来就不稳定的班子更加复杂化,以致大大影响了该县圣工。

    6、寻求异梦、异象

有些地方的教会负责人和一些信徒对新约时代圣灵引导的方式不太明白,便遵循一种错误传统,即凡事寻求异梦、异象的带领。无论是个人私事、或是教会建堂、换届等,都寻求有所见有所梦,以为只有这样才不至违背神的旨意。结果,给基督教信仰蒙上了神秘化色彩,使许多信徒误入歧途。

有一姊妹信主前有些知识基础,信主后谋求大展宏图,首次参加培训班学习,便盲目追求异梦、异象的带领。有天夜里果然做了一奇梦,梦境中得了一串金钥匙,醒来后便认为神要给她权柄,让他作某市教会的领袖。将近二十年,她一直为这个“异象”奔跑、奋斗,始终没能应验梦境,反而造成教会分裂、自身亏损、遗憾终生。

另有一教会拟建圣堂,但在选址问题上意见分歧很大,这教会一弟兄就求神借异象指示,夜里睡觉得一梦;梦中有人领他到一处,说这里可以盖教堂。醒来后,认为得了圣灵启示,急忙号召教会同工去看那地方,结果发现那地方有座破庙且十分偏僻,根本不适合作聚会场所;此梦使建堂工作大受拦阻,还造成了同工的不和。可见凡梦皆信,凡梦皆异象,并非圣灵的引导。

诸如种种错谬圣灵观及表现还有许多,如:事事求启示,处处要凭据;在圣灵里的人不拘男女,可任意犯罪;盲目夸大圣灵充满的自由;受圣灵感动,不顾家庭不尽职责;在圣灵引导下可以放弃农事,辞掉工作,荒废学业等举不胜举。

以上所举证的事例,有的是由于无知,也有的是出于恶意;有些在局部地方已形成潮流,还有些仅是一种倾向。我们对这些昌圣灵之名,行邪僻之事的人和事,既不可掉以轻心、也不能熟视无睹,圣经早已教导我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辨”(犹3)。我们千万不可忽略自己的责任!

二、谬误信仰的背景和影响

这里所谈的谬误信仰,仅指错误圣灵观所带来的信仰。我们若不了解它的渊源和背景,便无从对症下药,解决根本问题。通过长期观察发现,造成以上六种乃至更多错误信仰追求的背景至少来自四个途径:

1.受西方灵恩运动的影响所导致

对灵恩运动的参与者与追随着来讲,他们也不一定十分了解这运动的起源和本质;因此也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他们或者认为自己是为主发热心?或者想只有这样才能复兴教会。这些人常以卫斯理约翰复兴运动的继续自慰,岂不知灵恩运动是由复兴运动的分裂势力所开创,又由根基肤浅的巴罕所办的圣经学校而发起,再由缺乏教育根底的黑人瑟木所领导的阿苏撒街发扬光大的;其中充满了极端表现。

卫斯理约翰(1703——1791)是一位神重用的仆人,他创立了循道会。他曾在“成圣”的事上根据自己的经历强调经验感受,因此主张“第二次恩典或“完全成圣”。但由此发起的“圣洁运动”(始於1738年)由于重看“感受”而渐渐走向偏差。到了1800年美国肯塔基的辊石镇出现了疯狂和混乱现象。只因圣洁运动夹杂着追求情绪感受过于真理本身,故此从1880年内部冲突开始,从1894年起有了分裂,至1905年已从循道会中分裂出二十多个教派,但主流没有成为灵恩运动的发起者。真正发起灵恩运动的是其中的四个教派(火洗圣洁会,神的教会,五旬节圣洁教会,基督神的教会),最极端的要属“火洗圣洁会”了。我想“圣洁运动”后来的极端追求并非卫斯理约翰的初衷。

  [火洗圣洁会由美国人欧温所创办,他被好奇心所驱使决心追求“成圣经验”,他喜欢用“火”来形容自己的理论(错解太三10——13所导致);他认为“成圣经验”是初步的,更进一步应该“受浸于焚烧的灵”他所宣讲的“第三次祝福”吸引了大批群众,那些受了火洗的人表现出经常大喊尖叫、说方言、陷入恍惚、甚至痉挛。以后欧温更倡说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祝福、鼓励信徒多次受洗并称之为“炸药洗”,“强烈炸药洗”,“氧化炸药洗”。甚至还教导信徒:不准系领带、吃猪肉、糖果和药品。后来由于欧温的私生活败坏问题被揭露,“火洗圣洁会”从此一蹶不振。]

巴罕赞称欧温的部分学说,他被称为灵恩运动之父。他原是卫理公会的代理牧师,曾受循道会火洗圣洁会的影响。他所创立的“贝瑟圣经学校”刚刚两个月就让学生研究使徒行传第二章。他自己没有研究这段经文,就完全接受了学生们的心得,即受圣灵洗的唯一凭据是说方言。此后於19001231日举行通宵祷告会让学生追求方言恩赐,结果在新世纪的凌晨那一刻有一位叫欧兹曼(Agnes 0zman)的女生在老师的按手下说出了中国话,接着全体学生都说出“方言”来;那搅动世界的“方言灵恩运动”就从此开始了。过了六年即190649日在美国加洲洛杉机的阿苏撒街312号,一名叫瑟木的黑人将他巴罕老师的“方言灵恩”以大混乱的疯狂程度全面展开,并将其推向美洲、欧洲、澳洲、亚洲和全世界。

    灵恩运动所指的“圣灵”工作,其实只是偏重说方言的现象,并夹杂着情绪的异常表现,如:滚地、尖叫、哭泣、昏迷、鬼附,并且说的不再是人们能听懂的“方言”,而是一种无法表达的“舌音”。当时巴罕曾怒骂阻止过自己的学生瑟木,但他无论如何反对攻击都无济于其事。灵恩运动就是在这样相互矛盾中推向世界。显然这运动的灵界背景是有着重大疑问的。

    [黑人瑟木是候斯顿浸会牧师,他没有受过高深教育,也没有什么宗教历史知识,只知道追求“第二次祝福”的奇异感受,曾一度遭受到就业教会的反对和驱逐。他后来所带领的黑人教会“复兴”了三年,即阿苏撒街的聚会混乱得难以形容。瑟木常常在讲台后面、用空鞋盒戴在头上,鼓励大家将舌头尽量向前伸,大喊:“用力、用力,要求救恩、成圣、接受圣灵的洗、得神的医治……”当时许多玄学团体的降神师、灵媒、催眠师、魔法师也加入了这个教会,甚至表演节目;人们以不自然的声音唱歌,象地狱的歌声;会众进行两性间的亲吻行动……聚会太混乱了,瑟木本人也感到无法控制。]

灵恩运动至今总共经历了三波:即1901年至1950年是第一波,称之为“旧灵恩运动”,这时期局限在本派内部发展,并遭到主流教会的普遍抵制。从1950年到1990年号称灵恩第二波,这运动形势上有了一些改变不再象往日那么激烈混乱,但本质没有改变,还是坚持认为不说方言没有受灵洗,甚至说没有圣灵等等。这时期灵恩运动已成功地渗透到了各主流教会,称之为“新灵恩运动。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灵恩运动发展到了第三波,号称“葡萄园运动”,源于温约翰(John wimbey)妻子卡罗(CaroL)的个人经历。这一时期又改进了渗透手段,即不再强调加入自己的派别,而是主张自己的“灵恩”教义进入各主流教会,从而这运动更加隐藏、诡秘,使人难以识别和防备。

[1981年的一个主日崇拜中,一位青年在讲台上大喊:“圣灵啊!来吧……”会场中一青年便跳动倒地,接着大部分与会者倒地翻滚、哭泣、尖叫并说起方言来;温约翰便强调这是“权能布道”。他还宣扬圣经以外另有启示等谬论。现今在中国内地教会传播的就是这些思想和“敬拜”方式。]

中国教会现已成为国际灵恩运动者的主要“开发地”,近来从境外来华传“灵恩”的人增加了,他们昌着旅游、任教、求学、友好往来等名义到处秘密活动。也有的在沿海城市以办公司为掩护培植骨干,然后差到内地搞灵恩活动。这些南韩人、美国人、香港人、台湾人等除了免费分发灵恩书刊外,还借影视作品传“新亮光”以及独创的聚会敬拜方式;其中部分还以经济手段拉拢腐蚀我教会同工为他们传“灵恩”开方便之门。

2、本土迷信化信仰的残留物在做怪

东方宗教文化原本充满了神秘主义色彩,这也许是人们的一种心灵渴望所导致的结果。在这种传统信仰的氛围中,人们习惯了谋求心灵感应、神秘灵交,以一种情绪化的追求满足自己的宗教需要。再加上民间鬼灵巫术的深入性、广泛性的影响,也是造成目前基督教信仰混乱的主要根源之一。

中国文化有着很强的适应性和兼溶性,基督教传入中国之后与我国本土文化有一个多世纪的磨合过程,现已基本溶合,但这种溶合优劣参半。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基督教发展至今有了本色化、处境化特点,这是可喜的一面;但另一面则是迷信、无知、夹杂在基督教信仰中,这便是令人担忧的问题。许多基督徒、包括部分教会负责人、传道人,基础知识不足、也没有受过系统神学教育,再加之缺乏分辩能力;所以接受外来因素,误认为是基督教信仰的本来内容,新不足为奇了。

如今在某些基层教会,类似洪秀全式的“灵恩”信仰还大有人在。这些人以追求一位“鲜活”的神为目标,处处求声音、异象、异梦、异言、兆头等奇异感受,甚至重看表面现象、不惜献身让“圣灵”临格。这与灵媒有什么两样?这些怪异现象只所以存在,而且在一定范围内还有市场,其根本原因是有传统的文化基础和特定环境中的基本认同。他们常把末加入基督教以前在民间宗教中的经验拿来作基督教信仰的载体,把真神与假神作类比,认为:圣灵就象迷信中的“精灵”一样,活灵活现、有求必应、为人“服务”。这种糊涂信仰势必给教会带来混乱和麻烦。

3、由不健全神学思想所导致

两千年来基督教的发展,有意无意地时刻进行着神学思想建设。从教会初期的保罗书信到教父论战,从中世纪的改教运动到近现代的传教热潮,神学思想无不起着重要作用。随着帝国主义殖民化进程,基督教传入了中国,但不健全的神学思想也随之进入了中国教会。它就像进入羊群的狼一样,威害着广大基督徒的思想,以致影响了中国教会的正常发展。

当时进入中国的传教士之间有着悬殊的差异,有受过高深文化教育、具备渊博宗教学识和较好自身素养的高层次人士;也有基础知识不足通过临时培训而获得一些基督教知识、业务水平有限的热心者。他们进入半殖民化、半封建的中国社会后,随着环境的改变和现实的需要,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其结果是大部分高层次人才由传教工作转向了教育、科研、社会救助等行业,而其余人士便从事专门传教工作、以及宗教教育工作。他们中间的一部分人有意无意地传播了一些狭隘、扭曲观点,造成了目前的一些不良影响。

来华的西方人士在帝国主义殖民扩张的背景下成长起来,他们大部分人的用心是好的,但从根本上讲无力摆脱不良文化背景的影响,甚至造成基督教文化与扩张掠夺思想相溶合的“神学思想”。如解释(创九24-27)时认为雅弗的后代(西方人)、应当住在闪(东方人)的帐棚里,以此为近代扩张主义者制造神学根据和理论支持;这思想至今在一少部分信徒和传道人身上仍有影响。又如解释启示录中的前四印揭开后出现的四匹马,白马是蒋介石武装(白匪军),红马是毛泽东政权(红军、红旗)等,这种讲法最早也是源与境外,再经过我方一些愚昧无知的“传道人”误传、谣传、加工、形成了一些错误的神学思想,以至造成了不良的末世观。局部信教群众的“官办教会”联合礼拜不属灵论调大多与这类思想有关。

再着,近代传进来的基督教都有着宗派背景,不同宗派有着不同的神学思想,这些神学思想中的不健全因素对中国教会的现状产生了一部分不良影响。象老一代教牧人员的意见分歧,大多与自己的信仰背景有关系;再如,一些极端化信仰表现,一般也是来自极端宗派背景。

4、由个别人私欲驱动所导致

极少数人入教动机有问题,这些人不是为着属灵的好处加入教会,而是为着看得见的利益而奔跑。他们其中的一部分人获得了神学教育文凭,还有些人进入了教牧阶层和两会组织。另有一部分人起初奔跑得很好,但后来经不起名、利、权、位等因素的诱惑而蜕化变质。他们大多成了敌对势力渗透腐蚀的对象,也成了反华势力利用的工具。

境外一些渗透势力,仇视我两会组织,企图分化、瓦解我合一教会,重温宗派林立、操纵别国教权的旧梦。他们不仅要达到建立控制地下教会的目的,而且还要整跨我合一教会;除以经济手段培植地下势力外,还不择手段地拉拢我爱国宗教人士,特别是那些不坚定分子和不纯粹分子。

敌对势力常以“属灵”问题为焦点,宣传自己的学说。他们以“听神的、不听人的是应当的”,“信与不信原不相配不能同负一轭”,“拉出去分别为圣”,“离开巴比伦大淫妇”等为借口;宣传有形的教会是属世的、神不喜悦,不能得救;还诬蔑信徒爱国守法是受兽的印记,为社会作贡献是爱世界。也有一些以教会中的腐败分子为素材,以个别执法者的失误为背景、离间政教关系,再加上金钱收买达到成功渗透的目的。

在糖衣炮弹和攻心战术的双重夹击下,一些教牧人员、教会骨干、似乎经受不起利诱恐吓攻势的压力,在思维混乱之机拜倒在“金像”脚下,积极为异端势力、极端组织提供方便,造成教会严重混乱。为私欲出卖灵魂,为利益出卖讲台,这是时代的悲剧?

在上述种种背景、原因的合力下,许多教会的人数越来越少,甚至有的干脆变成了半公开的宗派教会或地下教会。少数传道人成了别人的奴仆,离开自己的事奉岗位,撇下了神所托咐的羊群,转而为他人服务。在这些因素影响下的教会至少也发生了分裂现象,基督教原有的正统信仰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除了教会受影响外,社会环境和一部分信徒的家庭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危害。如:以某种“属灵”为号召建立地下网络,实行封闭运作;以一些极端表现方式去传福音,其结果适得其反;更有甚着以属灵的事为借口,公开破坏社会公德,不仅给社会带来不良影响,而且也扭曲了原本的基督教形象。有些人发“热心”过了头,走出去传福音,忽略了自己的本分和责任、以致造成家庭的种种问题。

三、把握圣经真理识别圣灵与邪灵

我们不反对传福音,也不反对追求属灵长进,更不反对顺服圣灵和属灵恩赐(包括正常的方言和医治等);但反对传教派、传异端、也反对分争、高举某种恩赐、盲目追求和极端追求。我们欢迎国际间的教会友好往来,相互尊重;但拒绝外来支配、渗透,树立帮派以及传异端邪说。同时我们有责任对所接触到的信仰观点、崇拜方式进行真理甄别和属灵判断;并以释经学的原则和健全神学思想的内容为指导加以区分。

1.有关圣灵引导问题

    顺从圣灵引导是基督徒行事为人的基本准则,但一些人对这真理的认识却出了问题。有人常把旧约时代对圣灵引导的预表当成信仰生活的追求模式,如异梦、异象、拈阄等。当然关键时刻、危机关头上帝也用超然方式对个别人进行引导,如彼得、保罗的经历;也会给极少数人一些凭据,但那不过是给个人的启示,或为坚固信心,或为拦阻错误。如今,神的旨意已经藉圣经完全显明了,新约时代圣灵的引导方式重在内心感动的工作,即“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2:13)。若违背此原则行事,至少是信心软弱的表现。至于把不知道真正源头的个人领受当成绝对真理去引导教会,教导信徒就更危险了。

2.有关属灵恩赐问题

    圣经有三处经文启示的比较详细,即(林前十二2731、罗十二68、弗四11)这三处经文大约提到十五种恩赐。其中有建立教会的恩赐,造就信徒的恩赐,以及与讲道有关的恩赐等。有趣的是,可以操练的恩赐只有先知讲道一种,而且三处经文皆放在首位,几种超然恩赐皆放在后面,列在最后面的一种恩赐便是“说方言”。由此可见:教会并非在异常情况下发展起来,而是应该在真理上发展起来。

3.有关说方言恩赐问题

在上述举证的三处经文中只有一处提及(林前十二28下)且是最次的一种恩赐。它远不及最妙之道—爱(林前十二31下),也不能取代作先知讲道(参林前十四)。由此可知,盲目追求方言、高举方言、甚至把它提升到唯一的地步,主张会众都说方言,以及培训方言等都是错误的。恩赐是圣灵赐给我们的礼物,主动权不在我们手里,而是在圣灵自己;他给我们什么恩赐,我们就接受什么恩赐,若强求恐怕会给邪灵留下可乘之机会。

4.有关圣灵充满与方言的关系。

 圣灵充满是绝对的圣经真理,但教会中对圣灵充满的外在表现常有争论。新约圣经中有关圣灵充满的记载至少有十三处(路一1567、四8、徒二4、四831、六3、七55、九17、十一24、十三952、弗五18);这些记载皆与能力和工作果效有关。其中路加福音的三次记录在五旬节之前,另外十次均在五旬节之后,与我们处于同一个时代(恩典时代)。从经文中我们看到,圣灵充满不一定在祈祷的时候发生,也不一定是信主一段时间之后的经历。按比例而言,圣灵充满时不说方言的占绝大多数,而且与按手的关系甚微。

有人根据(弗五18)认为圣灵充满就象醉酒一样失去理智、胡言乱语、嬉笑怪叫、摇摇晃晃,也有人认为圣灵充满一定要说方言、行神迹等。根据上述分析证明这些说法是没有充足圣经根据的。其实圣灵充满不仅仅是一种外表现象,更重要的是一种内在的力量和改变,即除去旧我、顺服神的管理、大得能力服事主、过得胜生活等。

5.根据圣经辩别真伪

 圣灵尊重人的自由意志(林前十四32、林后三17),凡是叫人不能自主、和控制人的灵大多都有问题。圣经只记载一次圣灵控制人,且在旧约、是拦阻扫罗不要杀大卫,可见就是有这种情况也是不让人作恶。圣灵是住在人里头的(约十四16、林前三16),并不是通过某种崇拜方式“呼喊”进来的;许多人为了给另一个灵开路便歪曲了这个真理,以迫切呼求、恳求充满的方式为邪灵大开方便之门。

方言是神赐给教会的一种恩赐,特别是为不信的人作见证(林前十二10、十四22);但不少人把这恩赐大树、特树,说:没有说方言就没有圣灵、还末得救等把人引入歧途。有人还以神迹、方言、灵舞等代替了十字架的真理,凡“灵”都信,只要有异常表现都认为是圣灵充满。还有些人注重感受超乎神的道,其实人的情绪许多时候与环境影响大有关系;人在这种影响中徒有宗教热心,往往失去了切实的真理基础,纵然发展教会,也是在量、不在质。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真理的光一失去,人将进入黑暗(参太六23、约十二35、林后十一3)。神并没有要我们盲目接受一切的灵,乃是要我们“试验那灵”(约壹四1)。

通过认真研究便可以知道,所有极端灵恩运动的家谱,都可以追索到当日阿苏撒街黑人瑟木的使徒信心使团。黑人的性情原是活泼的,根源可能与原始精灵崇拜有关系,以追求奇异感受为目标的灵恩运动就是从情绪化的黑人教会开始的,他们喜欢激烈的舞蹈和内在感情的发泄。若痉挛、倒地、狂笑、喊叫、跳舞,昏迷,翻滚等状态都是出自圣灵,那么列王记上十八章中的巴力崇拜是否也是来自圣灵?有人竟为这混乱找到圣经根据,即“家里无牛槽头干净”(箴十四4)在承认预言祷告会出现问题的同时又说想获得属灵的收成就要容忍一些问题。难道是让我们容忍那灵吗?难道圣灵的工作不干净吗?或有人以为极端灵恩可以吸引许多人加入教会,让教会增长使死气沉沉的教会“苏醒”,这种只看外表、不正视属灵争战的态度很危险的。

新灵恩运动较平静和不太偏激,但其危险性和渗透力却大大加强。它的本质不仅没有改变而且还吸收了东方玄学的一些因素,如:“成功神学、积极思想、静坐默想术、幻视成真木”等变得更加危险。九十年代后新灵恩在基督教界得到极大、极快的发展,又因其理论、学说的充实,这个披着“灵浸”外衣的运动更加诡秘、隐藏、使人难以识别和防备。我们不要忘记它原有的恶劣本质!弟兄姊妹们,要查验一下支配你感情的是什么灵?向你说话的是什么灵?叫你迷信不能自主的又是什么灵?你传统的信仰和接受或许已经出了偏差。你所追求的“属灵”也许是一场骗局。                                        

如今一些人把“圣灵”讲得险乎又险,几乎与民间的降神术一般;我们万不可因惧怕亵渎圣灵而放弃分辩、试验那灵的真理原则;也不可糊里糊涂地接受那些从来就不认识的灵和不曾接受过的“敬拜”方式。凡是以某种聚会方式或敬拜方式取代基督真道宣讲的都是值得怀疑的。那迷惑人的灵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活动,我们若不严加防范是要受大亏损的。请你熟读[圣经]太二十四328、提前四1、提后四34、多三911、彼后二13等处经文,牢记主耶稣和众使徒的教导,以免信仰走向偏差。

20011217

 

本文曾发表于《燕京神学志副刊(福杯满溢)总第八期》P99110NO.2/2002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豫ICP备14009581号